• 编译:XueLian Xi Form iKnowMusic
  • 校对:Sing T Form iKnowMusic

  • 原文:
    https://www.idesignsound.com/difference-between-overdrive-distortion-fuzz/

若您想要真正进入音乐的世界可不只是简单地学习音乐理论和相关技巧。
无论您是演奏吉他,钢琴,小提琴还是其他乐器,甚至是演唱,都有许多您需要学习的内容,让您可以得到正确的声音。
特别是像电吉他这样的乐器,您需要做许多深入研究或积累多年的经验才能获取自己想要的音色。
实际上,许多音乐人将音乐带入了科技领域,与一些研发工程师们一起协力进行单块效果器、机架式效果器,和其他效果器的设计、研发与改进。
可以说,现在要成为一个好的音乐人,尤其是吉他演奏者,需要具备如下能力:扎实的音乐理论知识,深入的演奏技巧,以及单块效果器熟练的使用经验
有了这些能力后,您就能明白在处理不同的风格或情况时,采用哪种效果较为合适。
了解这些后,我们来谈谈对当代音乐最重要的效果器之一的“失真”的秘密

标志性的Boss DS-2涡轮失真(Turbo Distortion)单块效果器
尽管失真效果经常与吉他和摇滚乐在一起使用,但您也会发现它可以与其他乐器配合不同风格组合使用。
当然,电子音乐人也会使用失真效果,但多数是以VST插件格式进行使用,不过DJ们在他们的设备设置中使用吉他失真单块效果器也是很普遍的
 
对一些弦乐独奏家,比如小提琴家或大提琴家来说,使用失真效果也是一样的,他们也很喜欢研究与试用这样的效果器。
我们接下去将谈到的话题可能是困扰音乐家们多年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过载(Overdrive),失真(Distortion)和法兹(Fuzz)效果器。我们也对它们的特点有些了解。
但是总有那么一瞬间我们还是很想知道这些效果器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
如果您之前还对过载,失真和法兹效果不太了解,别担心,阅读完本文后,您会对其中的一些技术细节有所了解,也会知道怎样正确运用这些效果器以完美匹配您所需要的情景和音乐风格。接下去我们就一起来看一看。
 

您首先需了解的概念

在您学习这三个效果器如何工作的技术细节前,有一些您提前需要知道的事情。
我们不希望您在阅读完本文后又产生更多的疑惑。
您需要了解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定义上,这三个效果都是“失真”
对这三个效果器来说,可以将其总体看成是“失真”,您可能会感到疑惑,因为这三个效果中就有一个就叫“失真”,为什么其他两个还是“失真”呢?
那个叫“失真”的效果器可以理解为整体失真效果的子效果,它是广泛被接受的,也可以说是商业化的一种效果,这种效果达到了严重的削波程度。
所以我们需要了解失真,作为一个音频信号处理效果,被分成了三个被广泛接受的商业化子效果:过载(Overdrive),失真(Distortion)和Fuzz(法兹)
现在我们来聊聊您需要知道其他部分。下面的文章将会解释干信号(Clean Signal)的一两件事,净空(Headroom)的意思,削波(Clipping)的意义,以及以前的音乐人是如何做到他们想要的效果的。
 

干信号(Clean Signal)

我们举个例子,现在有一个很普通的未经处理的干净的吉他声。
这类信号可以用一条顺滑而连续的正弦波来表示。
现在我们从物理的角度来看一看。
这个信号有波长,也就是正弦曲线两个波峰之间的长度;也有峰间振幅,就是正弦曲线两个波峰间的高度。
我们感兴趣的就是振幅。
当您将音量推得越大,峰间振幅就越“远”。
这也就意味着声音越响,振幅越大。
为了帮助您完全明白这个问题,这里有一张持续的正弦曲线图,上面有所有重要的元素。

来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Sinus_amplitude_en.svg

 

削波

下面我们将要解释一下削波的过程。
您使用的每个设备,无论是放大器,单块效果器还是混音台,都有它的最大值。
若您无限提高振幅甚至超过设备可承载范围,您获得的声音不可能只是音量更响,而声音和原来一模一样。
到某一个点,信号对设备来说太响了而最终导致“削波”
这就意味着声波的顶部和底部都被切了或“削了”,最终您会得到一个声音被破坏的音色。
在振幅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声音不会无限制地越来越响,而放大器或单块效果器则会将信号削减并转换成嗡嗡的噪声。
下面,您就可以看到一张削波产生的图:

来源:https://lithiumgrim.jouwweb.nl/blog/319712_headroom-say-what
如您所见,通过提高振幅,信号最终会达到设备,比如说单块效果器的极限。
从图看上去就像有人刻意地将原本看上去非常完美而平滑的正弦曲线的顶部和底部削掉了。
现在我们来讲最重要的部分。

 

通过这种“削波”,最终的音色失真了。多数失真单块效果器的工作原理是通过如下2步达到失真效果的。

· 第1步——原始信号经过集成在电路中的运算放大器(简称:Op-Amps)
· 第2步——放大的信号被单块效果器对应的晶体管或二极管进行削波处理。这些元件都是为了降低阈值将信号削波的。
削波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对称的,另一种是非对称的。
削波通常是由两个二极管或两个晶体管完成的,一个是削掉正弦波的底部,另一个是削掉顶部。
如果您有两个不同的二极管和晶体管,那它们在削波的时候,顶部和底部的形状就会不相同,导致波形变得不一样。
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非对称削波,这种形态也可以在现在的一些过载效果器中找到,通常是作为一个可切换的模式。

 

Headroom(净空)

您还需要了解的一个概念是“Headroom”(净空)。
在上面的部分,我们已经解释了诸如放大器或单块效果器的限制或阈值是如何造成削波和失真的。
Headroom的意思实际上是指干信号与放大器或单块效果器阈值之间的“空间”。
在这个空间内,信号不会有任何的削波或失的真。根据不同设备的使用目的和设计,它们会有或大或小的Headroom(净空)。

 

以前的音乐人是如何做到失真效果的?

现在我们就来简单地聊一聊失真效果的历史。
若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末期和50年代初期,要获得失真效果真的超不容易。
此外,吉他手和录音/扩音工程师之间意见阵营本就不同,吉他手们喜欢较脏的失真音色,并用各种方法获得这种声音;而工程师们则最讨厌这种削波和失真,他们以此作为敌人,对他们来说,失真就是个错误。
那时的吉他放大器都是基于电子管的,吉他手们注意到只要将音量控制推到有些“危险”的领域,就能获得失真的效果。
但那种效果并不是我们今天听到的失真效果。那时的声音有点像吉他手和乐队之间在做强烈的竞争,听上去更响更独特。这个声音有些染色,有点像现在的过载效果,只是更温和但仍然有些刺耳的感觉。
在20世纪40年代有一些早期在流行歌曲中使用失真的例子。
有一个著名的例子是Bob Willis的“Bob Wills Boogie”。他那时的吉他手Robert Junior Barnard,将放大器推过头,然后得到了很火辣又带点失真的音色。对今天的标准来说它的失真不是那么多,但对那个时代来说真的有点刺激。
随着时代演进,吉他手们找到了更多把音色搞失真的方法。
但是,有些在单曲和录音带上的失真效果其实都是不小心的意外所导致的
一个最著名的意外是1951年发生在Willie Kizart这个吉他手身上的。当时他与Ike Turner和the Kings of Rhythm一起演奏,这个组合正打算在录音棚中录制一首名为“Rocket 88  ”的歌曲。不幸的是,Kizart的放大器在运输过程中损坏了,直接导致吉他音色受损。当时他别无选择,只能使用现有的乐器进行演奏。当令人惊讶的是,最后出来的声音效果将这首曲目变得大受欢迎。
此后,每个人都试着复制这种嗡嗡声,这意味着现代音乐真正的革命开始了。
结果,许多人开始刻意损坏他们的放大器来获得这样的效果,这种做法一直流行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
在60年代,Marty Robins和他的乐队进入录音棚录制一首叫“Dont Worry”的曲子。在录制过程中吉他被录到一个错误的通道上,这个主意不知道是录音工程师的还是Marty的吉他手Grady Martin的。
结果导致吉他solo部分对那个时代来说听感很重。这首曲子在1961年发行时竟然获得了高度的评价。
后来,又有一些在流行音乐中使用失真吉他的例子,音乐人们甚至联手工程师帮他们创造失真效果设备。
但真正的第一款商业失真单块效果器是由Maestro的子品牌Gibson于1962年推出的FZ-1 Fuzz-Tone
这款设备一开始的市场定位只是“多效果”的产品,直到Keith Richards将其用于The Rolling Stones于1965年发行的“(I Cant Get No)Satisfaction”,它才获得更多关注。

Gibson具有标志性意义的FZ-1 Fuzz Tone单块效果器
一直没人告诉The Kinks成员有这个这么棒的单块效果器的事儿,以致于他们在1964年录制“You Really Got Me”的时候,直接撕掉了内置于放大器内的喇叭纸盆。
但至少,他们成功获取了想要的失真音色,并成为了现代摇滚和硬摇滚音乐历史的先驱。
在20世纪60年代末期和70年代早期,吉他手们使用电子放大器的潜力和特点来获取失真音色,同时有了公司商业性设备的帮助,让吉他手们可以更轻易地得到想要的声音。
Deep Purple的Ritchie Blackmore或Black Sabbath的Tony Lommi使用的是Dallas Arbiter‘s Rangemaster,轻音激励器。
通过这种方式,他们直接推高信号量,这样使得信号值更易达到放大器的阈值,在工程中可以获得更多的削波和失真。这一特殊的方式在今天也能使用,多数是热爱vintage音色的粉丝在使用。
20世纪70年代见证了我们今天所知的吉他单块效果器的崛起。
多亏了晶体管的发明,以及其于音乐设备的应用,失真变得更简单了。
当然,不可避免地要提到20世纪60年代Dallas Arbiter的Fuzz Face,这个单块效果器是由Dunlop Manufacturing公司制造的。

Dallas Arbiter的Fuzz Face

这对吉他失真来说是真正的黄金时期。
其中一些电路,在经过元件性能提升和改变后,现在仍然可以使用。
20世界70年代,Boss DS-1 Distortion首次发布,同期革命性的Electro-Harmonix Big Muff Pi也发布了。另一个重磅型产品也在这个时期推出——从Maxon的旧OD808发展而来的Ibanez标志性的Tube Screamer
这些都只是一些非常著名的单块效果器型号,成功帮助吉他手们改变音乐历史的进程。
在20世纪70,80年代,我们才最终得到了今天我们所说的三种失真的确切区别。
那它们究竟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来看一看。

 

过载(Overdrive)

首先,我们从过载开始,它是三种失真中最温柔的。
许多初学者,或新手,认为过载就是在失真上减小增益。
但是,这与真正的过载定义以及它的工作原理相差甚远。
实际上,它们的音色与饱和度的量没什么关系,与它如何实现是有关的
区别在于削波的形态。
过载,也叫做“柔和的”削波(Soft Clipping)。干信号的正弦波被相对温和地削掉,其形成的新的波形没有粗糙的毛边。最终的音色是将超过极限的放大器的声波聚合。这里唯一的不同就是,若只使用过载单块效果器,您通常不会获得任何动态响应。
这里有个柔和的削波(Soft Clipping)和一刀切削波(Hard Clipping)的图示:

来源: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Clipping_waveform.svg
在过载单块效果器中柔和的削波通常由二极管完成,而经典的失真(Distortion)或法兹(Fuzz)单块效果器是使用晶体管的。这里有三种形式的二极管——硅二极管,锗二极管,和LED二极管。
过载单块效果器通常是由一对晶体管放大器来作用的。
过载单块效果器作为激励器,不断提高晶体管放大器的极限,并生成它自己的削波。
除此意外,在单块效果器上也会有持续的削波,这将对整体的声音进行染色。
过载单块效果器甚至可以与电子管放大器的dirty通道配合使用,来创造高增益区域的自然音色。这也是为什么有这么多金属音乐的演奏者会使用Ibanez Tube Screamer或Mason OD808了。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是Zakk Wylde和他的签名款MXR ZW-44过载单块效果器。
若想要更温和的音色,Boss OD-1或BD-2 Blues Driver都可以搭配经过电子管和固态半导体放大器放大的声音。它们柔和的削波又有点模糊的音色可以很好地展现vintage时代带点蓝调音色的感觉。

 

Distortion (失真)

吉他手和其他音乐人通常所说的“失真”是指一刀切的失真效果。
这种命名法可能会造成一些疑惑,但是,我们可以清晰地解释它与“过载”之间的不同之处。
经典的吉他失真效果有一种“被煎炒”或“焦糊”的感觉,在保持声音紧凑的同时进入更“危险”的地步。
干信号会通过运算放大器和晶体管处理,就像过载单块效果器一样。但是,这里的信号会被突然切断,导致声波明显地变形。
尽管有许多不同的失真,这个“失真”效果通常出现在硬摇滚和重金属音乐,以及附属于它们的音乐风格中。
这边列举一些著名的失真单块效果器,比如Boss DS-1, Boss MT-2, MXR Distortion Plus, TC Electronic Dark Matter, Pro Co RAT
与过载效果相比,一刀切的失真单块效果器通常是晶体管作用产生的
现在您可以找到的晶体管一般都是硅晶体管,只有少量的是铢晶体管。

 

法兹(Fuzz)

如果您真的想要推陈出新,想要声音有一种迷幻的湿润感觉,您可以使用法兹(Fuzz)单块效果器。
如何来形容法兹(Fuzz)效果呢?它就像一个坏了的放大器,就如上文提到的Marty Robbins的“Dont Worry”所提到的音色。
法兹(Fuzz)效果与其他两种失真的主要区别,其实很简单,就是绝对地削波。
这个效果的波形是非常失真的,它变成了方形。这样,您获得的声音不仅非常具有“破坏性”,也具有很丰富的泛音。这个效果通常没有经过运算放大器的作用,而是由晶体管直接削波。
然而,法兹(Fuzz)效果并非每个人所爱。它多数用在迷幻摇滚,布鲁斯摇滚,或石人摇滚(Stoner Rock)和厄运金属(doom rock)风格中,却极少是经典的技艺高超的指弹吉他手的选择。尽管如此,这种效果也要求吉他手在演奏中有非常好的技巧和控制。您肯定不会想在加入法兹(Fuzz)效果后有任何不好的状况发生。
第一款商业法兹(Fuzz)效果单块效果器是Maestro FZ-1.其他著名的例子包括Big Muff Pi,经典而稀有的Univox SuperFuzz,以及最早由Dallas Arbiter制造的Fuzz Face。
 
The Big Muff Pi 来源: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EHPi.jpg
Fuzz Face后来流行起来,主要要归功于Jimi Hendrix后来的使用。
同样的型号,在电路上同样的改变(将硅替代锗晶体管)和整体的设计,现在由
Dunlop生产。
 

激励器(Booster)是什么?

您可不能将激励器与失真单块效果器混为一谈。
激励器只是放大信号,并不会在单块效果器中加入削波效果。
它们就是使用一对电子管放大器,让它们完成声音的削波,并直接完成失真的效果。
它们其实并不是很令人兴奋的设备,但它们有它们的作用。

 

您还需了解哪些?

从技术上讲,一个削波的信号和一个在动态上被压缩的信号有点像。
压缩器提高了轻的部分的音量,降低了响的部分的音量,在动态上让整体的输出更均衡
失真效果其实是自带压缩的,最后会在您的吉他音色上有动态响应的作用。
失真越严重,削波越厉害,您得到的声音压缩感也越强。
 

什么是最好的选择?

正确的失真选择来自于个人的喜好,音乐的风格,您的吉他和放大器类型。
过载(Overdrive)最适合用于八九十年代的老派说唱(Old School Type),但是您也会发现您可以在现代金属乐乐手的综合效果器上发现过载效果器,他们使用它来增强电子管放大器的音色。若您想要一些比较柔和,丰富,更强调中音区的音色,当您使用有电子放大器作用的轻音通道时,过载效果是个非常好的选择
失真(Distortion)是任何硬摇滚和金属乐乐手的经典选择。无论您是使用固态半导体还是电子管放大器,它们都总能带来一些糊糊的但又可以对节奏和主音演奏可控制的紧实音色。失真效果是这类音乐最普遍使用的效果。
法兹(Fuzz)效果有点小特别,它可以用于那些非常需要特别色彩的音乐。请先把它关闭,在法兹(Fuzz)效果器有效的情况下要控制音色是很不容易的,它对单音很有用。若演奏的音乐很丰富的和声织体,一边演奏强力的和弦一边使用法兹(Fuzz)效果器并不是最佳选择,特别是乐队中不只有一把吉他的情况。法兹(Fuzz)效果更适石人摇滚(Stoner Rock)、厄运金属(Doom),迷幻摇滚,布鲁斯摇滚风格的吉他手。
但是现在我们不能被任何规则所束缚。
您可以放大胆去实验,走出任何音乐风格的传统边界。
但是,了解一些传统的做法会帮助您带来更具创意的实验,您也能在不同的情况下创造更好的音色。
该文章来源于:https://mp.weixin.qq.com/s/-xv_IFqjPionhLmxRFCkCQ,知鱼精选对其进行了翻译或者转载,如果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99+

相关推荐

看法

登录/注册,发表您的看法
评论
还没有人发表TA的看法哦,赶紧来吧!